栏目导航

绕线机 全自动绕线机 绕线机厂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
绕线机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绕线机 >

“开荒牛”,用终生推动祖国核能源事业澎湃前行??记

发布日期:2021-05-26 23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华全媒+丨“开荒牛”,用终生推动祖国核动力事业磅礴前行??记我国有名核动力专家彭士禄院士

  新华社北京5月25日电 题:“拓荒牛”,用一生推进祖国核动力事业汹涌前行??记我国著名核动力专家彭士禄院士

  新华社记者高敬、张泉

  3月30日,渤海之滨。天空蔚蓝澄澈,海面碧波万顷。这一天,彭士禄院士的骨灰被撒入大海。彭士禄将与他热爱的核潜艇相伴,永远守卫着祖国的大海。

  今年3月22日,这位96岁的老人走完了他传奇的终生。著名核动力专家、中国核动力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、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……面对这么多头衔,彭士禄更喜好称自己“永远是一头核动力范畴的开荒牛”。

  一个准则:只要祖国需要

  彭士禄的父亲是共产党老一辈无产阶层革命家彭湃。

  3岁母亲捐躯,4岁父亲就义,童年两次被国民党抓进监狱,先后辗转被送到20多户百姓家里寄养;14岁加入革命,成为一名抗日小士兵;1940年被送抵延安,一边参加劳动,一边刻苦学习。

  如此特殊的成长经历,让彭士禄对国家和公民的感情无比深厚。彭士禄说:“我虽姓彭,但心中永远姓‘百家姓’。”

  1956年,在苏联学习化工机械即将毕业时,彭士禄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。当时中心决定选派一批精良的留学生转业学习原子能专业。面对愿不乐意改行的问题,年青的彭士禄摇动地回答:“当然愿意,只有祖国需要。”

  从此,他的人生就与祖国的核能源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“只有祖国须要”,成为他毕生的举动准则。

  从第一代核潜艇,到大亚湾核电站,再到秦山二期核电站,无不倾泻了他的汗水跟心血。

  核潜艇陆上模式堆提升功率试验期间,他把被子搬进厂房,24小时连轴转,以便随时发现、分析实验中浮现的各种情况,当场解决问题。

  核潜艇系泊试验和航行试验时,他随艇出海,临行前,对妻子说:“释怀,这次一定能成功,我有信心。万一喂了忘八,你也别哭。”

  49岁那年,他在工作中突发急性胃穿孔,胃部切除了四分之三,但他不到一个月就出了院,又开始超负荷工作起来。

  不居功、不求名、不逐利,彭士禄将毕生智慧都倾注于科技报国上;奋斗不息、躬耕不止的精力,无时无刻不澎湃着信仰的力量。

  “兴许因是属牛的吧,非常敬仰‘孺子牛’的犟劲精神,不做则已,一做到底。活着能酷爱祖国,忠于祖国,为祖国的富强而献身,足矣!”彭士禄这样说。

  两件大事:造核潜艇、建核电站

  “我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:一是造核潜艇,一是建核电站。”彭士禄表示。

  核潜艇被认为是捍卫国家中央利益的杀手锏。上世纪50年代,美国、苏联等先后领有了核潜艇。

  1958年,中国研制核潜艇工程启动。曾经,人们寄希望苏联给予核潜艇研制技术声援,但苏联不允许。毛主席提出:“核潜艇,一万年也要搞出来!”

  彭士禄受命主持潜艇核能源装置的论证和主要设备的前期开发。当时,只有多少张含糊不清的本国核潜艇照片加上一个玩具模型??我国在核潜艇建造方面所把持的常识近乎为零。

  不核潜艇资料,就参考国外核电站搞实际研讨、打算设计;缺乏核专业人才,就边研究边打造人才队伍;为了验证一个参数,他们常常三班倒,游手好闲地连算好多少天……

  作为技能总负责人,彭士禄被人们称为“彭拍板”“彭英勇”。他说,凡事有七分控制就“拍”了,余下三分通过实际去解决。

  “科技人员最爱惜时光,时间是生命,是效益,是财产。有些问题只有赶快定下来,通过实践再看看,错了就改,改得越快越好,这比无休止的辩论要高效得多。”他说。

  采用什么堆型?建不建陆上模式堆?面对一系列的尖锐争辩,彭士禄力主建设陆上模式堆,进行核动力安装的各种性能试验。诚然这比直接建核潜艇要额外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,但这样能进行迷信验证,充分释放危险,确保核潜艇研制一次成功。这一思路最终被采取,并成为确保我国核潜艇顺利研制的关键一环。

  中国人创造了世界核潜艇史上常见的速度。1974年8月1日,中国第一艘核潜艇被命名为“长征一号”,正式列入海军战斗序列。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领有核潜艇的国家。

  让核能服务于社会、实现和平利用核能,是彭士禄等核动力专家的心愿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国家决议引进国外技术装备,建造内地大型商用核电站名目。彭士禄担当总指挥,又全身心地扑到核电站的筹备和建设中去。

  他提出大亚湾核电站的投资、进度、品德三大操纵,为大亚湾核电站的上马打下了良好基础。

  在秦山二期核电站筹建时,彭士禄提出光靠本国不是办法,向核心领导倡导“要‘以我为主,中外配合’建设核电站”。

  “后来就判断搞60万千瓦,白手起家、以我为主来设计建设秦山二期核电站。”彭士禄说,“必定要把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!”

  三个宿愿:永远心系祖国核事业发展

  “干惊天动地事,做隐姓埋名人”。彭士禄这个名字,跟他从事的工作一样,一度都是国家的最高机密。

  直到几十年后,隐姓埋名30年的彭士禄,才作为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走进人们的视线。

  有人称彭士禄为“中国核潜艇之父”,他动摇不同意。“对我来说这是贪天之功,我不接受!”彭士禄说,“我充其量就是核潜艇上的一颗螺丝钉。”

  2017年,彭士禄获何梁何利基金最高奖??“科学与技巧成就奖”,却决然毅然将全部奖金捐献出来,作为人才褒奖基金,嘉奖在核动力范围取得重要翻新成就的年轻人。

  女儿彭洁跟父亲开玩笑:“你获奖得了这么多的奖金,给我点多好。”彭士禄跟孩子说,这个钱也不是自己的,而是国度的。本人是吃“百家饭”长大的,这终生都要尽全力回馈祖国。

  暮年的彭士禄说,他有三个宿愿??

  一是盼望祖国早日占领更增强盛的核潜艇力量;

  二是盼望祖国早日成为核电强国;

  三是渴望祖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宏大振兴,早日圆了老庶民过上幸福生活的中国梦!

  这三个心愿中,“祖国”是贯穿其中的关键词。

  从自主胜利研制原子弹、氢弹、核潜艇,到建设秦山、大亚湾等一批提高核电站,再到自主研发三代核电华龙一号……几十年来,我国核事业从无到有,从弱到强,背地是以彭士禄为代表的一大批核产业人的无私奉献。

  2020年1月15日,中国核工业创建65周年。已经95岁的彭士禄梦寐以求的还是国家的核事业。“咱们核工业必须做大做强,新一代的核工业人,要努力加油干,你们是最棒的。”

  后辈应继传星火,不负先贤望白头。

  在老一辈核工业人耕耘、开荒的大路上,中国核事业正连续汹涌前行。 【编辑:苑菁菁】